豔豔桃花春風裏
發佈日期:2021-01-13    作者:熊仕喜 閲讀:

我出生的地方叫桃源橋,為什麼叫這個名字,我問了村子裏的很多人,可就是沒人能説出個“子醜寅卯”來。村子裏有個年近半百的女人叫房桃花,不用説,你也猜到這個名字的來歷——她出生的時候正值桃花盛開的季節。我讀了幾年書之後,越發覺得她這個名字很土氣,甚至覺得她整個人都土裏土氣的,我總覺得自己比她強得太多,因為我長得白淨,還戴着一副眼鏡,有那麼一丁點兒知識分子的模樣。可是現在與她相比,我先前的那點優越感早已蕩然無存了。

桃花今年五十出頭,比我年長几歲,我讀小學的時候,她只能呆在家裏放牛。那時農村裏還很窮,女孩子很少有機會進學堂的。當我師範畢業,回村小當老師的時候,嫁在本村的桃花竟然成了我們掃盲班的學員,一開始我還有點尷尬,而她卻顯得很興奮,看見我就“熊老師,熊老師!”地叫個不停,她那已經上小學的孩子也跟着她叫“熊老師”,我聽着覺得有些彆扭。

我不得不説,她是個值得我佩服的人,在掃盲班裏,她是真心地學習,儘管學得有些吃力,但她從不言棄。慢慢地,她能讀些淺顯的文章了;慢慢地,她的眼眸顯得更明亮了。多年後,她跟我説,幸好國家辦“掃盲”班,為她這個“睜眼瞎”打開了一扇窗,看到了更美好的世界,更光明的未來。

未來對每個人來説都是值得期待的,只要你有足夠的努力,足夠的耐心。因為勤勞,在農村裏,她家的日子還不算差。但種幾畝地,養幾隻雞,已經不能滿足她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了。在九十年代末,她把孩子放在家裏讓爺爺奶奶帶着,自己跟丈夫一道南下打工。她先是在服裝廠做普通的縫紉工,因為願意學習,又肯吃苦,慢慢地成長為小組長,車間主任,走上了管理崗位,聽説她還在南方買了房子,真讓人眼饞。

十多年前,我選調到城區工作,在城裏買了房,也勉強算是城裏人了。可就在那一年,桃花辭了職,賣了房,從南方發達的城市回到咱們熟悉的鄉村。她先辦過一家服裝公司,村子裏不少人都在她的廠子裏打工。最近,我聽説,她打算承包家鄉的一些田地,搞特色種植,我想,她可能是想辦現在較為流行的“農家樂”、“採摘園”之類的東西吧。

有一次,她到縣城辦事,正巧碰到,説是我請她吃飯,不料卻被她搶先買單。“熊老師,別跟我爭了,這些年,我掙了點錢,手頭也還算寬裕,這單就別和我爭了。”她説,“不過,我還真有事請你幫忙呢!”

原來,她想讓我説服我家的幾個親戚,希望他們手中的那幾塊地能流轉給她。我知道讓土地流轉起來,是利國利民的好事。

我雖然知道她説的事是好事,但要説服那幾個親戚還得費些口舌,於是説:“你現在有車有房有工廠,早已經過上小康日子了,幹嘛還費這力氣啊!”

她笑了笑説:“小康不小康,得看眾老鄉。雖説咱們這兒比以前好了太多,基本上告別了貧困,但也有些老鄉的生活還是很辛苦的,我就想讓他們日子過得更好點,生活也更輕鬆點……”

豔豔桃花春風裏,汗水換得幸福來。真的,我無法想象,曾經讓我覺得土得掉渣的房姐,如今成了小康路上的領頭雁。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